当前位置:首页?>?都市·青春?>?蜜爱有毒:邪少专宠请勿动?>?第一章

蜜爱有毒:邪少专宠请勿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?|? 全站滚屏?/? 当前滚屏?|? 滚底翻页?|?滚慢?/?滚中?/?滚快?|?恢复默认

徐熠星坐在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飞往国内的飞机上,心情很是不爽。

这也不能怪她在新婚燕尔之际就对老公摆起脸色来,任谁在甜甜蜜蜜的和老公渡蜜月之时,老公却因一通电话果断结束蜜月赶回国内,都会郁闷的想撞墙吧。

她转头看了眼身旁正戴着耳塞捂着眼罩养神的男人,有很多次的机会可以开口问他为什么,问他那通电话是谁打来的,是什么事可以比和她度蜜月,或者说,比她更重要,重要到只是几句话就能将他牵引回国内。

可是,嘴唇张了张,终究,没能吐出一个字来。

“我的天哪,你们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,我还以为你在和我开玩笑呢!”

整洁明亮的咖啡厅里,看到徐熠星真的准时出现在她面前时,吴心语不禁不敢置信的大呼小叫起来,引得旁桌纷纷侧目,徐熠星尴尬的笑了一下,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下,有服务生适时将咖啡端了上来,还附带了几盘精致的小点心,应该是吴心语提前为她点的。

捏起小勺漫不经心的搅了搅热气腾腾的奶褐色咖啡,徐熠星斟酌着措辞:“我们……因为有点事就提前回来了,没什么的。”

距离他们回国已经有半个多月了,这半个月来她好几次给这位好闺蜜打电话都打不通,后来上了qq才知道原来吴心语的手机丢了,买了新的,也换了新卡,这才就着新号码将她约出来喝咖啡。

“什么事这么重要啊,才走一两天就回来了,他公司破产了?”吴心语忍不住替她抱怨着,她可太了解这位好闺蜜了,即便是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,只要和那个男人有关,她什么都可以妥协让步的。

徐熠星莞尔,嗔她一眼:“闭上你的乌鸦嘴……这件事……我也不太清楚,不过,大概对他来说很重要就是了。”

“哼,”吴心语不屑的哼了一声,阴阳怪气道:“是啊,重要到一点都不考虑你的个人意愿,说走说走,说回来就回来,他把你当什么了?”

“也没有啦,”徐熠星心头一暖,小声的解释道:“在临行之前,他有问过我的意见,说我可以继续留在那里玩的,等他办完事,会回去接我。”

“拜托!那就更不像话了好不好,哪有撂下你一个人渡蜜月的?好了好了,你不用再为他说话了,正好你今天把我约出来,有件事我也疑惑很久了,本来以为绝不可能的,不过,既然你说你们已经回来了一段时间,那么,这件事……”

她神色犹疑了一下,还是决定说了,“我给你看一些东西,你先不要急着伤心难过,因为,我也不是很确定。”

“什么?”

吴心语扯过自己的包包低头翻找了一阵,将新买的手机推到了她的面前,徐熠星赞叹了一句:“好漂亮的机子,在哪儿买的?”

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好不好!你打开相册看看,里头的那些照片,全是我最近拍下的。”

不知怎的,徐熠星心里竟升腾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抗拒感来,眼前粉红色的漂亮机身,在她眼中像是变成了一颗炸弹一般,一碰,便会让她粉身碎骨。

见她迟迟没有动作,吴心语催促道:“打开来看啊,发什么呆呢?”

“没、没有……”

她定了定神,抬眸看了对面的吴心语一眼,那双被眼线勾描的异常妖艳的眼睛深处,盛着显而易见的正经与严肃。

上次见到她的这副神情,是在什么时候呢?

“熠星,那个男人根本就不爱你,你真的要嫁给他吗?你不会幸福的!”

恍惚间,她听到自己坚定而充满期冀的回答:“嗯!我幸福不幸福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要让他因为拥有了我而幸福!”

我不愿见他因失恋而在痛苦中挣扎,我不愿见他一个人……

回神,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已将照片调了出来,她凝神细看,只看到在一座富丽堂皇的酒店前,两个亲密搂抱的模糊身影。

其中一道,看起来,和她的老公是那么的相似。

“后面还有很多,我不止一次的在酒店门口拍到这两人去开房,当然,我只是下班路过,不是专业狗仔,所以拍的不是很清楚,也没拍到正脸,而且,想着你们那时候应该还在国外度蜜月,就没下车去看,只觉得那个背影太像……你的老公了,所以才拍了下来,还想着回来给你分享一下这新鲜事儿呢。”

这种丑闻也不好大声宣扬,吴心语刻意压低声音为她解释着。

徐熠星只一张张的仔细滑看着,似乎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,每张照片都是在夜晚拍的,距离稍远,加上灯光不甚明亮,那身影虽然相似,但也不能就说一定就是夜嘉荣的身影。

全部看完之后,徐熠星将手机还给她,问道:“皇颐酒店?”

“嗯?”

“这是在皇颐酒店拍的?”

“嗯!”吴心语点点头,想了想,又道:“当场捉奸是不可能了,皇颐大酒店内部管理严格,绝不容许别人在里面闹事,不过,我可以给你想想别的办法,让你知道他的行踪。”

徐熠星胡乱的应了,她的脑袋现在很乱,顺手端起眼前的咖啡杯一饮而尽,尚且滚烫的咖啡一路从咽喉灼烧到她的肺腑,痛的她一阵打抖。

自回国以来,夜嘉荣的确三不五时的夜不归宿。

但他的身上从未出现过第二个人的踪迹,比如,长长的头发,比如,陌生的香水味。

他的借口也全部都是工作忙,要加班。

徐熠星当然也有过怀疑,不过这怀疑很小很小,小到夜嘉荣每解释一次,她就信他一回,绝不多问。

他们才刚刚结婚啊,造房子,门窗都要按照最基本的规格建造,否则房子早晚要塌,就好比经营一段婚姻,两个人都要对彼此有着最基础的信任,否则,这段婚姻也早晚都要崩裂。

所以,她怎么能怀疑他呢?这是她暗恋了整整五年的人,当初抱定一定要让他幸福的决心嫁给他,陪他一辈子都不会离弃,而自己的猜忌,只会给他带来不愉快和不开心吧。

她真的不想这样的。


蜜爱有毒:邪少专宠请勿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fenshuclub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