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邪不可挡 > 第二章

邪不可挡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  狂风很快散去,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破庙门口的黄衣女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"哇!"

  "哇!!"

  "哭了,我孙子哭了!!"

  张爷爷喜出望外,抱起孙子就亲。

  张叔一个劲的道谢,说今天多亏了我,要不然他儿子就没了。

  哭了就好,也不枉我一番心血。

  不过我还是有些在意黄衣女子的事,如果她是我引来的生魂,那岂不是投错胎了。

  女魂入男体,将来怕是个人妖噢。

  不过这种事还真不好说,毕竟时代不同了,娘炮和人妖现在都快成社会主流了。

  我建议张爷爷把孩子送去县医院检查,毕竟出生环境不太好,万一感染就麻烦了。

  张爷爷走后,我和张叔留下来处理张婶尸体,他对他老婆好像没什么感情,也没见他嚎啕大哭,远不如对自己的儿子好。

  事后张叔塞给我三千块钱,说是报酬,我也没客气,但附加了一个要求,接生的事千万不能告诉我爸。

  我爸这个人很死板,他要是知道我犯禁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小时候我不听话,他就爱用棍棒抽我,要不是我妈护着我,差点以为自己是垃圾桶里捡回来的。

  后来大一点,我爸不打我了,改成唠叨,特聒噪,烦的很,我情愿他还是用棍棒抽我。

  回家后我洗了个澡,睡了个好觉,一觉睡到大中午,还是我爸把我叫醒的,问我隔壁张婶怎么突然死了。

  我哪敢说实话,就说我不清楚,我想张叔应该不会出卖我的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张家丧事和喜事一起办。

  张婶被埋在村墓里,张爷爷给孙子取了个名字,叫张烨。

  我爸说了,这名,取的真不咋滴。

  烨字,火加华,谐音就是火化。

  除非是生的极阴需要反冲一下,否则给孩子取这种名字,就是指着他将来倒大霉,也不知道谁想出来的。

  我揣着明白装糊涂,啥都没说,照常过我的日子。

  一周之后,村里忽然开始传谣,说张家的小孙子不太对劲,看上去傻乎乎的,不爱动,整天睡觉,怕是个傻子。

  我爸不仅是接阴公,还是村里的老中医,他也去看过。

  他说孩子三魂俱在,问题可能出在出生的方式上。

  缺氧,导致脑部出了点问题。

  我爸说的没错,这孩子和别人反的,脚先出来,最后才是头,真有可能是脑子受伤了。

  风言风语传多了,张叔坐不住了,特地带孩子去市区的大医院做全面检查。

  谁知回来之后没多久,孩子就没了。

  据说那天张爷爷抱着孩子在三楼晒太阳,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,孩子从楼梯口一路滚下去,摔死了。

  张家人哭的死去活来,把孩子和张婶葬在一起。

  由于事发突然,村里有人说张爷爷是故意的,也有人说是孩子命不好,怨不得张爷爷。

  总之众说纷纭,越传越邪乎。

  我想应该不可能吧!

  不管孩子脑子有没有问题,都是自己的亲孙子,虎毒还不食子,不至于故意摔死吧。

  孩子落葬之后,张家挺平静的,倒是我家亲戚出事了。

  我三舅死了,死的极惨。

  据说是三舅出去打牌,深夜回来的时候摩托车开的太快,没有看清路,一头撞在村口的大树上。

  摩托车都撞散架了,更别说三舅了。

  全身骨折,眼珠子爆了一只,白花花的脑浆流了一地。

  三舅好赌,平日里游手好闲,一把年纪了,连个老婆都讨不到,他死了,只好我们这些做侄子的给他送葬。

  他小时候对我不错,经常买糖给我吃,我也愿意尽孝。

  守灵夜那晚,我和大表哥,二表哥坐着闲聊。

  他们都知道我是干接阴公的,就问我干这行爽不爽,是不是经常可以乱摸女人。

  我知道表哥什么意思,但这个问题我真没办法回答,很尴尬啊,我确实可以乱摸女人,但却是从死人身体里摸孩子。

  这活要是爽,那我和变态也没什么区别。

  后半夜,大表哥和二表哥都说困了,我就让他们先回房睡觉,我说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,白天过来换我就行。

  两个表哥倒是不客气,连声谢谢都没,转身就回房睡觉去了,倒是外婆来看过我一次。

  "小炎,报应,这都是报应啊,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学你三舅,做坏事是会遭报应的!"

  我不懂外婆什么意思,就问她到底怎么回事。

  外婆说三舅前一阵半夜开飞车,害人家三轮车翻车,他说他看到那女的脑袋磕在石头上,当场就死了。

  外婆有劝三舅去自首,但三舅说当时天黑,没人看见是他干的,不肯去,没想到今天就造报应了。

  外婆说完这些,又看了三舅一眼,便回房休息去了,倒是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

  原来害死张婶的人是三舅!

  张婶被三舅害死,张叔却找我接生,这也未免太巧了。

  就在我感慨万分的时候,灵堂里忽然传来一阵狗叫。

  "汪!"

  "汪!汪!"

  我左右扫了一圈,发现一只小黑狗站在棺材旁,目不转睛的盯着棺材看。

  小黑狗是三舅捡的,叫旺财,别看他喜欢赌博,生活中是个大老粗,对旺财还真不错,当亲儿子养。

  狗通人性,三舅死了,想必旺财也很难过。

  "旺财,别叫了,三舅死了,以后我养你吧!"我朝旺财挥了挥手,示意它过来。

  平时旺财很听话,我一挥手就过来了,但是今天特别奇怪,一个劲的对着棺材叫,仿佛棺材里有什么东西似的。

  旺财的叫声虽然不大,但是听起来特别渗人。

  我起身朝棺材走去,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。

  谁知道我刚靠进棺材,就看到让我惊诧的一幕。

  三舅竟然睁着眼睛,眼珠亮着绿色的妖异光泽,嘴角甚至微微上扬四十五度。

  我不是没见过尸体,但这么诡异的尸体还是头一回见,一股恶寒瞬间涌上心头,这他娘的太邪门了吧。

  "汪!汪!汪!"

  旺财越叫越急,没一会功夫,竟然一溜烟跑出灵堂。

  我刚想追过去,只听咯吱一声,厚重的大门自动合上,点燃的蜡烛同时熄灭,灵堂瞬间陷入一片漆黑之中。

  我连忙冲过去,谁知死活打不开门,更诡异的是,我身后竟然传来沉重的呼吸声。

  灵堂里最忌讳出现猫和狗,按照村里的说法,守灵夜如果有猫狗跨过棺材,就会诈尸。

  我猛地转过身,隐约看见一道人影坐起身。

  卧槽,真的诈尸了!

  我一边大声呼救,一边试图打开灵堂大门,但一切都是徒劳的,大门好像锁死了,从里面根本就打不开。

  三舅的尸体爬出棺材,越走越近,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嘴里呼出来的寒气。

  "三舅,我是小炎啊,你安心的去吧,我会替你送终的!"我试着喊三舅。

  我话还没说完呢,三舅冰冷的双手就卡住我的脖子,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
  "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,你为什么就是不停手!"

  我不明白三舅什么意思,拼命反抗,但他的力气好大,我根本就没办法挣脱。

  我的脸涨的通红,意识越来越模糊。

  就在这紧要关头,砰的一声响起,大门被人一脚踹开,我看见老爸冲进来,朝三舅身上丢了什么东西。

  "啊!"

  三舅发出细长的惨叫声,像极了女人的声音,双手一软,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,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  老爸问我有没有事,我只喊了一声爸就昏死过去。

  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,三舅入土为安,家里亲戚都散的差不多了。

  我问老爸昨晚到底怎么回事,三舅是不是真的诈尸了。

  老爸没有回答,反而神情严肃的看着我。

  "小炎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!"

  


邪不可挡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fenshuclub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